• 【理上网来喜迎十九大】推动中国经济乘风破浪行稳致远 2019-07-07
  • 北京地铁年内有望试点“刷脸”进站 2019-07-01
  • 中考期间广州部分公交线路有调整 2019-06-30
  • 统战工作对象和范围的由来 2019-06-30
  • 我之所以要“反来复去说客观事实及其规律”,是因为你根本就不懂得尊重客观事实及其规律,总是无视客观事实及其规律而胡言乱语,你造谣造出来的“1+1=2”就... 2019-06-25
  • 幸福感,在改革的春风里成长 2019-06-23
  • 发挥自身优势 奋力走在前列——习近平总书记在山东考察回访记 2019-06-23
  • 端午话药浴:探秘藏东山谷里的藏药浴 2019-06-19
  • 铁总:端午假期全国铁路预计发送旅客4700万人次 2019-06-18
  • 回复@老老保老张工:你跟你老婆害羞要不要也上报呢?也许正好会安排任务哟。 2019-06-01
  • 吉安市落实企业上市挂牌工作调度会召开 2019-06-01
  • 2018年度海军招飞定选录取6月14日全面启动 2019-05-31
  • 新疆兵团第六师五家渠市审计局对红旗农场农村电网改造升级工程竣工决算进行审计 2019-05-24
  • 人民日报评论员:以发展筑牢梦想根基 2019-05-24
  • 都柏林-北京直航开通为中爱友好增添新通道 2019-05-22
  • 甘肃省11选五开奖走势图:初冬新书发布

    甘肃十一选五今天推荐 www.yuoox.com 初冬决定轻点虐,新的一年,开个有点悬疑有点灵异有点搞笑有点点点恐怖的长篇现代言情。这是个完全不一样的故事,希望在这飘雪的日子给大家带来温暖的心情。

    新浪:东吴初冬

    简介:

    捡了个满口飚文言文的驱魔人,从此我的世界变得光怪陆离……

    张宗仆:“在下观遍婆娑三千,世人称为佛。”

    我:“醒醒啊,你只是个重症中二病患者……”

    张宗仆:“此番再入劫,执念不求破,只为寻个不负如来不负卿的双全法。”

    我:“所以你就装高冷、扮深沉,时不时还宽衣解带,无所不用其极?”

    张宗仆:“……”

    神魔鬼怪,供他驱策。

    他自负又洒脱,魅颜如妖;

    他温和而儒雅,清圣庄严。

    他六根不净,他恋珠成癖。

    他是妖僧,他是佛。

    正文:

    第一章

    人们将一些亲眼见识又无法解释的事情称为鬼神之怪,我相信这世界上有这样一种力量的存在。

    但在我生命的前二十三年,一直无知而无畏。

    直到那一天,那个人,在风雪夜的寒凉孤寂之中对我微微一笑,一切开始变得不一样。

    事情要从那个下着雪的夜晚说起。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腊月,兰州,晚上十点。

    我坐在咖啡店靠窗的位置,望着外面暖黄的路灯,细碎的冰雨在夜空划出一道道凌乱的线条,如同片片黄沙。

    已是入冬第三场雪,霓虹灯空闪,街上早就没什么人了。

    一个衣衫褴褛的男人在雪中独行,我的目光从他身上掠过,飘向了更远的夜空。

    那个男人却在窗前停了下来,定定地朝窗内看。

    我皱了皱眉,再次看向他,背着光,看不清他的面目,却能感觉到他是在看我对面的空座。

    他看了一会,就又离开了。

    “鹿珠儿,刚刚窗外有个帅哥在看你啊。”咖啡店店老板周青青把一袋吐司面包放在我桌子上,笑嘻嘻地说。

    我翻了个白眼:“你哪只眼睛看是个帅哥了?”

    “我看男人一看一个准,就那体型的,标准的拾荒界一型男!”

    我没理她,望向对面的空座,总觉那里得怪怪的,空气好像在微微浮动……

    “发什么愣呢?天晚了快回去吧。要排解寂寞也不能天天往我这跑,谈个男朋友就好了。”

    我瞪了她一眼:“什么男朋友,不需要!”

    她叹了一口气:“说好了,你可别再把心思放在那男的身上了,他就要成为你妹夫了……”

    我懒得理这些苦口婆心,知道她是为我好,可是有些事总是知易行难,不亲身体会是不会明白。

    拎着面包袋走出门,顺着平凉路往前走,夜路独行一向习惯了,可是今天不知怎么心里却有些突突,微微抬头,感到有细碎的冰渣落在眉心处,是天气的缘故吧?这样一想,我就加快了脚步。

    转入一条林荫道,我走了几步忽然心里猛地一跳。

    此时在我前面有两个人,正一前一后的走着。

    走在前的是个扎着丸子头的女孩,穿着和我一样的齐脚踝大羽绒服。

    在她的后面还有个高壮的男人,走路姿势有点奇怪,脚步悄无声息。我的心陡然提了起来,看样子那女孩根本没有发觉被人尾随了。

    我脑子急转,想起网上报道的女孩行夜路被人尾随,第二天尸体在河里被发现的消息。怎么办?要不要提醒那女孩?

    我开始天人交战,瞧那男人高高壮壮的,我和那女孩加起来估计也打不过,如果他身上还有什么凶器,到时候他再恼羞成怒,我这身板去以卵击石,不死也得重伤。

    我缓缓停了下来,想先折回大路叫个帮手再过来提醒那女孩。

    哪知我一停步,前面的女孩也停了下来,那个男人随即也停了。

    我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心说这下完了,暗骂那女孩也是个智障啊,就算发现有人跟着也不能这时候在这样偏僻的地方停下,这不是找死吗?

    可那女孩却不往后看,只定定地站在那里,像是吓傻了。我心里哀叹,默默伸手往口袋里摸手机。

    让我吃惊的是,我看到那女孩也伸手往口袋里去摸,动作和我出奇的一致。

    我愣了一下,发现那女孩手里也拎着一袋东西,那东西……好像也是面包。

    她身上穿的衣服简直和我的一模一样,我忽然想起今天自己扎的也是丸子头……

    一种寒意瞬间袭遍全身,感觉自己出了一身的冷汗,那女孩怎么会这么像我?

    我缓缓把手伸出口袋,心里再也没有别的想法,只祈求那女孩不要照着做。

    可是,她的背后就像长了眼睛一样,也缓缓把手伸了出去。

    那一刻,我感觉自己好像是遇到鬼了!竟然有一种冲动,很想转头看看自己的身后有没有一个同样直挺挺地站着的男人。

    我僵硬地转身,最不愿看到的一幕发生了——那女孩也在转身!我甚至可以看见她的侧脸,很熟悉,那好像……就是我的脸。

    第二章

    这一下我简直魂飞魄散,下意识闭上眼睛尖叫了一声,双腿就好像钉在地上一样动弹不得。

    雪珠落在我的脸上,有风拂过,这时忽然又响起一个声音:“别怕。”

    似从亘古而来,温和从容,带给人一种无与伦比的心安。

    过了好久我才睁开眼睛,前方的女孩、高高壮壮的男人已经不见了,好像被一阵风吹散飘远,又好像从来没有存在过。

    我看到了一双眼睛,隐没在树影中,那双眼睛本不会轻易被人注意,可我就是看到了,再也移不开目光。

    那是一双沧桑又温柔的眼睛。我一下子向后退了几步,警惕地看着那个人,他衣衫褴褛、头发很长、胡子拉碴,一双精光眸子却定定地看向我。

    这个人我见过,是那个站在咖啡店窗外的流浪者。

    他对我微微一笑。

    我的脑子有一瞬间的空白,心中狂跳不止。好在脑短路时间不长,下一秒我就一声哀嚎,扔了手里的面包掉头狂跑。

    鞋子踏入泥坑很快就被浸湿,我一直跑到有监控的十字路口,回头见没人追上才稍稍停下。

    嗓子干疼,一颗心扑通扑通简直要要跳出来,不由微微弯腰,双手撑在膝盖上缓解刚刚狂奔产生的不适感。

    怎么回事?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喘着气,将刚刚的情景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我看到的那女孩是我自己的背影吗?我没有转身,却看到我身后有个人?那个拾荒者模样的男人又是谁?脑子里一团浆糊,我开始怀疑刚刚看到的是不是我的幻觉了。

    顺着那条林荫路再往前走三百米就是我租住的小区,除此之外别无他路。

    我决定拦个出租车回去,可是我在路边站了足有十分钟,双腿都冻得发麻了也没有看到一辆出租车。

    我只好放弃这个想法,这时候要打车实在不容易,而且不足五百米司机估计会认为我是脑残。

    再不然……我看着路边的小黄车,一咬牙,心说死就死吧!

    ……

    我骑着小黄车猛冲进小区门卫室时,门卫大爷正在啃萝卜喝白酒,吓得他萝卜都掉在了地上,一脸惊愕地看着我:“小……小沈???发生啥事啦?”

    我紧张地看了眼外面,回想起刚刚骑车狂奔时好像没有再看见那个人,心里安定下来,咽了咽口水,有些尴尬:“那个……这车闸不灵,对不起啊大爷。”

    我放好车上楼,没有电梯,就连楼道灯也是一层有一层无的。

    爬上顶楼,这一层的楼道灯正好是坏的,摸黑在兜里掏了半天竟没找到钥匙,我心里咯噔一下,坏了!不会是刚刚把钥匙跑掉了吧?

    连忙打开手机灯要下楼找,忽然就听楼下传来踢踢踏踏的脚步声!我一愣,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是……上楼的声音,而且越来越清晰。

    想到先前的事情,我脑袋轰地一声,耳边回绕着那人说的那两个字,“别怕——”

    潜意识告诉我,是那个人来了!我的双腿不自觉地发颤,听声音那人已经到了楼下,我心里默念着不要再上来了,不要再上来了……

    可那脚步声依旧不急不缓,楼下的灯光将一道黑影投在了楼梯上……

    第三章

    他在楼梯转道处停了下来,然后抬头看向我。

    手机灯光照射下,我的呼吸一滞,那张脸上满是胡须,可我仍从那乱糟糟的胡须下看到了其中的苍白。即便是俯视着他,我依旧觉得他身材很高,有些瘦,行动中带着一股柔若无骨的感觉。

    “你……你要做什么?”

    他抬起手,手里拎着那个装面包的袋子,我就看见塑料袋子里面隐隐有一串钥匙。

    “你别过来!再……再上前一步我就喊人了!”我强忍着心里的恐惧,声音都有些颤抖。

    他看了我一会,那一双眸子似乎要把我看穿,然后轻轻说了两个字:“莫怕。”

    声音温和而轻柔,竟然是说不出的好听。

    我却是又惊又怒,忍住想骂人的冲动,厉声道:“你究竟想干什么?”说话间我瞥见墙边竖着个扫帚,慢慢靠向墙拿起了那扫帚。

    那人居然沉吟了一下,然后问道:“你有业障缠身,可否借宿几日?我与你化解。”

    我愣了,随即就是大怒,敢情现在耍流氓都这么委婉吗?

    抡起扫帚我就甩了过去,哪知道一脚踩空了台阶,整个人就滚了下去,

    我心说这下出师不利,这禽兽有我的钥匙,可死定了!接着整个人就好像被人托住,鼻子里闻到一股……很熟悉的气息,然后我的脖子血管撞在什么东西上,大脑缺血,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

    那是什么气息呢?我虽然昏了过去,脑子却好像还有意识一般,在不停地寻找追忆。迷蒙中我的意识飘向了茫茫沙漠……是!那是莫高窟风沙的气息!

    我不知自己睡了多久,耳边忽然响起了轰轰隆隆的雷鸣之声,奇怪啊,冬天居然会有雷声!

    艰难地睁开眼睛,身下却是沙子,我竟然躺在一片沙丘上。

    眼前是高耸的山坡,一道闪电划过天空,照亮了山崖上大大小小的石窟,洞口中发出青幽的光芒,壁画流光溢彩,佛像呼之欲出。

    这是鸣沙山!我并不陌生,小时候经常跟着身为敦煌文化研究员的爸爸来这里玩。

    可是,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莫高窟每到晚上六点就会封锁,有严密的武装守卫,我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

    我举目四望,忽然一惊,四周荒凉一片,明明就是毫无开发的样子,哪还有什么国安部的守卫?

    又是一道闪电亮起,眼前一晃,忽然从一处石窟中飘下一个身影,闪电的光芒下,那影子朝我飘来,随即一个身披红袍的和尚就在我身前落定。

    电光照耀下,我竟然还是看不清他的面目,不过我敢肯定的是,这和尚虽然一袭红衣,却无半分妖娆之态,反而透着一股宝相庄严的清圣之气。

    我愣住了,不由伸手揉了揉眼睛,和尚的面目依旧看不清,不过我却觉得他是在笑。一只修长的手伸到我的眼前,只听他开口道:“珠子可以归位了。”

    如同梵音轻启,回荡在电光雷鸣的鸣沙山。

    “什……什么珠子?我不……知道。”我简直欲哭无泪。

    那和尚的手仍然悬在空中,忽然间,我瞪大了眼睛,只见那一只修长好看的手竟然退去了润泽,变得粗粝无比,竟然……竟然如同沙土一般,和尚的红衣也失了颜色,一个活生生的和尚瞬间凝固变成一座沙雕!

    一个炸雷响起,大风刮过,那和尚沙雕立即随风而散。无数的黄沙朝我迎面而来,钻进我的眼睛鼻孔,眼睛剧痛,呼吸苦难,一时间我觉得自己快要死了。

    第四章

    “懒猪起床!懒猪起床……”

    我一下子从床上跳起,浑身都是冷汗,看了看旁边的闹钟,这……这是个梦?我回想了一下,没有流浪汉,也没有红衣和尚,这只是个梦中梦吗?不过也太……真实了些?

    我摇了摇头,动了动准备下床,却觉得脚踝剧痛,心里一惊,一下子浑身的汗毛都立起来了。掀开被子一看,只见脚踝又红又肿!

    难道昨晚上那个流浪汉……不是梦!我连忙低头看了看,身上套着厚厚的毛衣,除了脚踝,再没有其他不适的感觉,看来那流浪汉并没有对我做什么。

    我一拍额头,连忙下床一瘸一拐地来到客厅,房门紧闭,我不放心又仔仔细细查看了一圈,屋内除了我就没有其他人。

    昨晚买的面包也放在茶几上,旁边还摆着一串钥匙,我缓缓坐在沙发上,心里纳闷。

    那人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他说我有业障缠身,难道是真的?

    我莫名所以,想起那人的邋遢模样,当时我似乎是从楼梯直接摔到他怀里去了,虽然没闻到什么难闻的气味,不过心里还是有些别扭。

    我揉了揉眉心,去卫生间洗了个澡,脚踝很疼,估计是伤着骨头了,正好公司休假,我收拾好准备出门去医院看看。临走时拎起那袋子面包,无论如何这东西我也吃不下去了,还是扔了吧。

    哪知一推开门,我就立即倒抽了一口凉气,那人竟然坐在门外。

    我立即“嘭”地一声关上了防盗门,隔着门上铁窗叫道:“你干什么?”

    他盘膝而坐,闻言缓缓睁开眼睛,然后看着我轻声道:“你醒了?”

    我皱了皱眉,怒道:“你在我家门口干什么?快滚开!”

    他起身,然后淡淡地道:“你好像还不能接受在下,只好在门外相守。”

    还在下?这家伙是个活在武侠小说中的重症中二病患者吧?我咬了咬牙,气极反笑:“快滚快滚!谁跟你在下?老娘没工夫陪你玩!”

    他竟然微微一笑:“你还是一如当年。”

    我一转身,从厨房拿出一把水果刀,对着他挥了挥然后恶狠狠地道:“你赶紧给我滚!不然要你好看!”

    他的眼中丝毫没有惊恐,那其中竟然还氤氲起一丝笑意。我才看清那居然是一双极好看的丹凤眼,在这样一张满是胡须的脸上竟然显得异常清俊。

    我皱眉,这个人简直是刀枪不入。

    “那个,你到底想干什么?”知道吓不跑他,我只好扔了水果刀开始跟他谈判。

    “我是来帮你的。”

    “帮我?帮我啥?”我没好气。

    他握拳抵唇,轻轻咳嗽了几声。

    我心中一动,想起昨晚的诡异经历,上下打量了他一眼,他穿着一身破烂的长袍,头发极长,枯草一样披在身后,好像是哪个山里修行的道士??囱硬坏饺?,虽然胡子拉渣,不过面容刚毅,应该不丑。

    我心想这人虽然古怪,对我倒也没什么恶意,他要是想对我做什么,那我现在也不可能还好端端站在这里了。

    “你一晚上都在这里?”

    “是。”

    我皱了皱眉,这么冷的天在这里坐一夜,脑子是真的有问题的。

    “可否,给些水喝?”

    我哼了一声,也没工夫计较他这古里古怪的说话方式,打开门对他命令道:“进来!”

    我想,当我叫他进来的时候,我的脑子应该也是有问题的。不过我这个人就这样,有时候冷漠凉薄,有时候又母爱泛滥。

    我这时候的状态就属于后者,因为我对这个人生出了怜悯之心,后来我才渐渐发现,这种怜悯真的是要人命了。

    他跟着我进了屋,我找来一次性水杯给他倒了热水,他突兀地站在那里,接过去仰脖就喝。

    我连忙制止:“等下!烫!”

    他“哦”了一声,举杯的动作顿住,看着我不说话。

    我被他看得背脊发寒,默默捡起了水果刀,琢磨这人不会是个疯子吧。“你盯着我干什么?”

    “我听风也观雪,为什么不能看你?”

    点击获取下一章

  • 【理上网来喜迎十九大】推动中国经济乘风破浪行稳致远 2019-07-07
  • 北京地铁年内有望试点“刷脸”进站 2019-07-01
  • 中考期间广州部分公交线路有调整 2019-06-30
  • 统战工作对象和范围的由来 2019-06-30
  • 我之所以要“反来复去说客观事实及其规律”,是因为你根本就不懂得尊重客观事实及其规律,总是无视客观事实及其规律而胡言乱语,你造谣造出来的“1+1=2”就... 2019-06-25
  • 幸福感,在改革的春风里成长 2019-06-23
  • 发挥自身优势 奋力走在前列——习近平总书记在山东考察回访记 2019-06-23
  • 端午话药浴:探秘藏东山谷里的藏药浴 2019-06-19
  • 铁总:端午假期全国铁路预计发送旅客4700万人次 2019-06-18
  • 回复@老老保老张工:你跟你老婆害羞要不要也上报呢?也许正好会安排任务哟。 2019-06-01
  • 吉安市落实企业上市挂牌工作调度会召开 2019-06-01
  • 2018年度海军招飞定选录取6月14日全面启动 2019-05-31
  • 新疆兵团第六师五家渠市审计局对红旗农场农村电网改造升级工程竣工决算进行审计 2019-05-24
  • 人民日报评论员:以发展筑牢梦想根基 2019-05-24
  • 都柏林-北京直航开通为中爱友好增添新通道 2019-05-22
  • 北京pk10如何单吊 羽毛球扣杀 中金心水论坛高手 上海基诺彩票玩法 广东11选5360 扑克牌拖拉机 体彩排列三质合走势图 老时时彩开奖k线图 内蒙古快3形态走势一定牛 广西福利彩票2019129 一点红开奖网一肖中特免费资料 江苏时时彩玩法 体彩14场胜负开奖结果奖金 香港2019年生肖表图片 山西十一选五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