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端午话药浴:探秘藏东山谷里的藏药浴 2019-06-19
  • 铁总:端午假期全国铁路预计发送旅客4700万人次 2019-06-18
  • 回复@老老保老张工:你跟你老婆害羞要不要也上报呢?也许正好会安排任务哟。 2019-06-01
  • 吉安市落实企业上市挂牌工作调度会召开 2019-06-01
  • 2018年度海军招飞定选录取6月14日全面启动 2019-05-31
  • 新疆兵团第六师五家渠市审计局对红旗农场农村电网改造升级工程竣工决算进行审计 2019-05-24
  • 人民日报评论员:以发展筑牢梦想根基 2019-05-24
  • 都柏林-北京直航开通为中爱友好增添新通道 2019-05-22
  • 集体所有大锅饭,生产队求工分值,每一分钱都是自己劳动辛苦得来的,还为国家做贡献——交公粮;为工业发展——提供原材料。 2019-05-21
  • 端午话诗词,感悟习近平眼中的优秀传统文化 2019-05-18
  • 最高人民法院再审顾雏军案 2019-05-18
  • 注意!长江中下游多省份有暴雨 局地高温 2019-05-14
  • 改革开放40年巴塘巨变:泥巴路变高速 简直想活到100岁 2019-05-11
  • “明厨计划”发布在即 给餐饮从未有过的改变 2019-05-11
  • 人民日报一线视角:扩展城市集聚效应 推动高质量发展 2019-05-08
  • 甘肃十一选五走势图:初冬新书《娆荼》

    甘肃十一选五今天推荐 www.yuoox.com 001卖笑

    深夜,月上中天。

    娆荼穿着薄绡襦裙坐在月洞窗下,妖艳的芍药花挤进窗内,花影与月影之中,她独饮一杯梅子酒。

    “吱呀”一声,门被推开,一股淡淡的酒气飘了进来,她转头看见青衫淡泊的沈筑,脸上浮起笑意。

    ”公子——”她起身走到他的身边,拉起他的宽袖。

    沈筑低头看着这个女人,媚而不妖,是为清媚。

    “我以前没见过你。”他道。

    娆荼为他奉上一杯清茶,“奴浮萍漂泊本无根,半年前刚到金陵城。”

    沈筑接过茶盅,轻吹了一下茶水雾气,却并不饮,将那茶盅送回到娆荼面前。

    娆荼微微一笑,接过茶盅一饮而尽,“都说黄门郎沈大人心思缜密,是大梁第一擅谋之人,果然。”

    沈筑冷笑,一俯身将她打横抱起,转身坐在床边,将她放在自己腿上,“可还是完璧之身?”

    娆荼坦然:“不是。”

    他的冷笑更加浓了,“一个不干不净的女人,就想勾引我?”

    娆荼坐直了身,双手搂主他的脖子,纱袖滑下,露出两截玉臂,“大人当真嫌恶奴?”

    他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若有所思道:“你的来历,定不简单。”

    “沈大人说笑了,若奴真有什么厉害来历,又岂会沦落在此,勾栏卖笑?”

    “勾栏卖笑?”他细细打量娆荼,她的唇角正勾起一抹震人心魄的笑。

    他伸出拇指拂过她的唇,指间沾染了一抹殷红胭脂。

    娆荼笑嗔:“大人弄坏了我的妆。”

    沈筑不动声色拔下她鬓角的发簪,如瀑青丝散落,浓郁的花香萦绕他的鼻尖。

    他的喉咙微动,哑声道:“你像一个人。”

    “哦?娆荼竟有这番造化?”

    “一位故去之人。”

    “不知是哪位女子,令大人念念不忘?”

    “念念不忘?那是个心如蛇蝎的女人,我怎会对她念念不忘?”

    娆荼淡笑了一声,“大人说,奴哪里像她?”

    沈筑细细凝视她,过了许久才道:“眉眼口鼻皆不像,可是……眸光流转之间的气韵,却像了十足。”

    娆荼叹道:“大人如此厌恶她,看来是娆荼的不幸……嗯……”

    他吻住她的唇,大手按住她的后脑,粗重的吻,似乎想要从她的口中摄取她的灵魂。

    许久之后,他终于放开她,娆荼的眼中泛起细碎的泪光,轻喘道:“原来大人喜欢吃我的胭脂啊。”

    沈筑将她抛在床上,起身居高临下看着她,冷冷地道:“一个勾栏女子,也太爱逞口舌之快。”

    娆荼跪起,双手按住他的白玉腰带,仰头道:“公子不知道的事,还有很多。”

    沈筑眸光炙热,手指捏着娆荼的唇,“我想知道,你有没有别的方式让我舒服?”

    她微笑着解开他的玉带,“奴于此道不精,不妨一试,只是……怕伤了公子。”

    沈筑重重冷哼了一声,将她推到在床……

    娆荼趴在床上,男人不带一丝温存,粗粝的侵入让她浑身一僵,她攥紧锦绣被角,泪水一滴滴落下,她以一种近乎屈辱的方式承受他。

    嘴角泛起一丝冷笑,她隐忍了这么多年,变了容貌,变了声音,总有一天她要毁了他的高傲,毁了他的一切!

    她要他死!

    002故人

    一场突来的暴雨,窗前的芍药不胜娇弱。

    娆荼昏睡过去,醒来时得知沈筑于半夜冒雨离去。

    她看着身上的红紫淤青,笑道:“沈筑,你可真是个薄情郎!”

    懒懒地在窗前倚了一上午,她看着楼下川流不息的车水马龙、商贩走卒,“这金陵城,真是热闹的很!”

    一阵冷风扑来,名叫山鬼的丫鬟急来关窗,对娆荼道:“姑娘枯坐了一上午,我看你乏得紧,快去歇着吧!”

    娆荼阻止她关窗,“山雨欲来,满城风雨,这一番好景,你却不让我看!”

    山鬼呸了一声,“有什么好看?我等着看姑娘搅弄风云,闹个天翻地覆那才真有趣。”

    娆荼指着窗下街上的一个布庄铺子,道:“你看那人。”

    山鬼探头看去,小丫头微微拧起眉,“是裴青薇那个贱人?”

    娆荼淡淡地道:“她现在是沈夫人,走吧,去见一见故人。”

    主仆两人走入布庄,见裴青薇正端着一匹妆花缎细细打量。

    店掌柜见娆荼走进,忙上前笑迎:“姑娘前些日要的软烟罗已经备好,专等您呢!”

    娆荼笑道:“多谢,劳烦掌柜了。”

    店掌柜笑道:“姑娘吩咐,自然不敢怠慢,您且等,这就给您拿。”

    裴青薇被晾在一边,她轻飘飘看了娆荼一眼,娆荼回她一个温柔的笑。

    “夫人气度高贵,您手中的妆花缎真符合您的气韵。”娆荼微笑道。

    裴青薇嘴角扯出一抹淡笑,“你是这附近勾栏院的女子吧?”

    娆荼盈盈施了一礼,“正是,小女子唐突了。”

    “无妨。”裴青薇的眼中闪过一丝嘲弄的意味,转头继续看布,不再言语。

    店掌柜托着一个精致描金长匣走来,笑对娆荼道:“姑娘请验验货。”

    娆荼翻开匣盖,里面叠放着两色罗料,一种松青色,一种秋香色。她伸手轻抚,“没错,薄如轻羽,温如美玉,是软烟罗。”

    一旁丫头山鬼问道:“为什么叫软烟罗呢?”

    娆荼道:“这料子可做纱帐悬床,远远望去就如一团轻烟,睡在其中仿若置身云雾软烟,所以叫软烟罗。”

    裴青薇走过来看着那匣中软烟罗,她哼了一声,“掌柜的,你好大的胆子!这样好的东西,却不拿来与我看,是觉得我买不起么?”

    掌柜连忙道:“沈夫人言重了,软烟罗难得,这位姑娘原是先预定了。夫人若有意,小可记下,等下次再得了货,一定送到府上。”

    “下次?要等多久?”

    “少说……也得三个月。”

    “放肆,三个月后早就入了冬,哪还用得上这种轻薄的料子?”

    “这……”

    裴青薇看向娆荼,道:“我是个等不得的性子。不如我出双倍价格,你转卖给我。”

    娆荼笑而不语。

    裴青薇挑眉道:“怎么,你不愿意?勾栏中的女子,总不会不爱银钱吧?”

    娆荼忙道:“不敢,诚如夫人所言,小女子沦落风尘,是个见钱眼开的人。既然夫人喜欢,便成人之美有何妨?”

    裴青薇冷哼一声,“还算懂事,多少钱?”

    “小女子曾付给掌柜一百两。”

    裴青薇示意旁边的丫鬟,那小丫鬟捧出一个荷包,裴青薇道:“这里面是三百纹银,剩余一百两,算是打赏。”

    丫鬟将荷包送到娆荼眼前,娆荼却不接。

    裴青薇道:“怎么?你不会改变主意了吧?”

    娆荼不言语,一边的店掌柜战战兢兢道:“回……回沈夫人,这位姑娘付给我的是……一百两黄金……”

    裴青薇闻言脸色微变:“你说什么?”

    “是黄金百两,折算为纹银,是三千一百零六两。”山鬼在一旁提醒道。

    裴青薇顿了顿,难掩讶异:“这么一块布,怎么能值三千两?”

    店掌柜如同吃了黄连,心惊胆跳地解释:“夫人有所不知,此料江南织造局费时三个月才能得两匹……”

    裴青薇踉跄了一步,难以置信地盯着匣中软烟罗,一时间进也不是退不也是。

    娆荼颇有些歉意地道:“沈夫人?这布您还打算要么?”

    裴青薇回过神,她握紧了藏在袖中的手,咬牙道:“自然是要!只是本夫人没带那么多银钱,你随我去黄门沈府去取。”

    “原来是沈大人的夫人!失敬。”娆荼肃然道,“既是沈夫人,小女子怎么好巴巴地去府中取,夫人有时间,派人将银票送到对面玉河楼,店掌柜是个见证,小女子自然相信夫人。”

    裴青薇点头道:“你放心,自然会送去就是了。”

    “既如此,小女子先行告辞。”

    娆荼和山鬼走出布庄,山鬼啐了一口,嘀咕道:“什么玩意!自己不也是从青楼爬出来的贱货!”

    “山鬼,慎言。”

    山鬼道:“姑娘你不知道,那贱人一直盯着你脖颈看呢,满脸的不屑轻视,她以为她是什么好货?”

    “哦?”娆荼伸手抚摸白皙脖颈,那里分散着一些红紫的痕迹。

    山鬼愤愤然:“她不知是她的好相公沈筑造的孽呢!”

    003谋策

    十日后,玉河楼有盛宴,三皇子获封瑜亲王,大宴王公贵胄。

    娆荼斜倚在榻上,手里摆弄一朵精致的珠花。山鬼在一旁数点银票,嘴里碎碎念叨:“也不知裴青薇那贱人废了多少心神,送来这些零散银票,真是寒酸死人!”

    娆荼笑道:“你得了便宜,还念叨!”

    “本来就是嘛,姑娘你看看,五十两、一百两、三百两……也不知凑个整。”

    娆荼道:“沈筑官拜黄门郎,天子近臣,想要巴结他的大臣多不胜数,只是他一向自诩清高,家中应该没有多少银钱。我猜裴青薇送来的这些,是她往日私受的贿赂,沈筑并不知情。”

    “这女人真是祸水!”

    “所以,喜欢上这样女人的男人,也不怎么样。”娆荼起身走到窗前,看着楼下进进出出的达官显贵,“今夜来了不少大人物吧?”

    “是啊,瑜亲王请客,朝臣虽然出面的不多,不过朝臣家的公子可来的不少!”

    “自然如此,既避讳了结党营私,又不得罪瑜亲王……沈筑来了吗?”

    “这倒没听报……姑娘,自那日起,也该有十日了吧?怎么没个动静呢?”

    “要忍。”娆荼扶着窗框,看向楼下灯火阑珊处那个一袭青衫的男人,她微微一笑:“谁说没动静?这不是来了吗?”

    门外,老鸨敲门道:“姑娘,瑜亲王点了名要见你。”

    娆荼应了一声,对山鬼笑道:“你看,时辰正好!”

    她下楼走进一间清雅厢房,只有一个人在内,身穿紫玉蟒袍,剑眉挺鼻,气宇不凡。她上前道:“娆荼见过瑜亲王,恭喜瑜亲王。”

    瑜亲王上下打量她,点头道:“果然绝色。”

    娆荼上前为他斟了一杯酒,“承蒙王爷盛赞,不甚惶恐。”

    瑜亲王楼住她的腰肢,将她揽入怀中,“娆荼?好别致的名字,妖娆、荼毒,似乎皆非好字。”

    娆荼凑到瑜亲王的耳边,低声道:“对王爷来说,却是一把温柔刀,不是吗?”

    瑜亲王一怔,随即笑了两声,扣指在她眉心一敲,“还是一把知心的好刀!我助你进沈家的大门,你该知道拿什么回报我。”

    娆荼一笑:“奴为什么要进沈家的大门?”

    瑜亲王压低了声音:“沈筑是天下才俊之首,才子美人,向来佳话。你来玉河楼半年,以你的姿色,早该名动京城,却只在沈筑来的那晚露了面。你说,这是为什么?”

    娆荼叹了一声:“王爷既知我意,怎不知沈筑意?你想让沈筑助你夺储,只是他一向清高傲世,不屑党争,此事艰难。”

    “细水长流,本王不急于一时。”

    “好,我欣赏隐忍的男人。不过那人凉薄,说不定他早就将我忘了……”

    门外小厮通报:“王爷,沈大人来了。”

    “快快请进来。”

    他从门外走入,眼神飘过娆荼,落在瑜亲王的脸上,朗声道:“恭喜亲王。”

    瑜亲王怀中抱着娆荼,抽出一只手指了指对面的凳子,“沈大人快快请坐,今日在玉河楼,尽可开怀畅饮,不必拘礼。”

    沈筑面无表情,撩袍坐在凳上,与瑜亲王相对而坐,始终没有看娆荼一眼。

    瑜亲王指着娆荼问:“沈大人文采风流,曾当着父皇面评点后宫美人,引为美谈。你且看看本王怀中的美人如何?”

    沈筑这才看向娆荼,她穿着一袭霞影纱,薄施胭脂,耳朵上两个明晃晃的月牙坠子发出旖旎的光,一双桃花眸子更是含着无限风情,当真艳若霞映澄塘。

    他饮下一口清茶,淡淡地道:“是个美人,却不知本分。床上功夫实在差到极致。”

    点击获取下一章

  • 端午话药浴:探秘藏东山谷里的藏药浴 2019-06-19
  • 铁总:端午假期全国铁路预计发送旅客4700万人次 2019-06-18
  • 回复@老老保老张工:你跟你老婆害羞要不要也上报呢?也许正好会安排任务哟。 2019-06-01
  • 吉安市落实企业上市挂牌工作调度会召开 2019-06-01
  • 2018年度海军招飞定选录取6月14日全面启动 2019-05-31
  • 新疆兵团第六师五家渠市审计局对红旗农场农村电网改造升级工程竣工决算进行审计 2019-05-24
  • 人民日报评论员:以发展筑牢梦想根基 2019-05-24
  • 都柏林-北京直航开通为中爱友好增添新通道 2019-05-22
  • 集体所有大锅饭,生产队求工分值,每一分钱都是自己劳动辛苦得来的,还为国家做贡献——交公粮;为工业发展——提供原材料。 2019-05-21
  • 端午话诗词,感悟习近平眼中的优秀传统文化 2019-05-18
  • 最高人民法院再审顾雏军案 2019-05-18
  • 注意!长江中下游多省份有暴雨 局地高温 2019-05-14
  • 改革开放40年巴塘巨变:泥巴路变高速 简直想活到100岁 2019-05-11
  • “明厨计划”发布在即 给餐饮从未有过的改变 2019-05-11
  • 人民日报一线视角:扩展城市集聚效应 推动高质量发展 2019-05-08